中安在线首页|中安在线手机版|安徽发布|省政府发布|中安在线微信|中安在线微博

设为首页

英文|简体|繁体

您当前的位置 :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

中国经济学界宗师宋涛:传道业胜封侯

时间:2017-10-20 09:41:00

  宋涛

  性别:男  籍贯:安徽  终年:97岁

  去世原因:病逝  去世时间:2011年2月9日

  生前住址:北京市海淀区世纪城时雨园

  生前身份: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名誉主任,中国《资本论》研究会名誉会长,北京经济学总会名誉会长

  - 逝者生平

  宋涛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奠基人,被誉为中国经济学界的宗师和泰斗。曾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经济学科评议组召集人,全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经济学说史学会首任会长,中国《资本论》研究会名誉会长,北京经济学总会名誉会长。

  主要著作包括《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探索》、《当代帝国主义经济》、《当代国家垄断资本主义》等。他主编的《政治经济学教程》从1984年至今已出到第八版,发行上百万册。

  “上世纪50年代,上级有意调宋涛出任某大学校长,他谢辞了;让他出任教育部某司司长,他也推辞了,他只愿继续在学校从事教学与研究工作。”与宋涛相识相知62年的卫兴华教授回忆。

  宋涛本来的名字叫侯锡九,出生在安徽省利辛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1938年年底参加新四军支队集训时改名宋涛。

  当时几个同学在小松林里想着如何起名,“听到风吹动松林发出的声音,我说我叫侯松涛。报上去后,政委把姓去掉,又把‘松’改成了‘宋’,从此我就叫宋涛了。”宋涛曾解释过名字的来历。

  “宋涛”从此成了他的名字,“松涛”从此成了他的写照。

  抗战路上

  从陕北公学到人民大学

  虽然宋涛也跟当时其他的农村孩子一样,很小就开始干农活,割草,喂牲口,但在8岁那年,他开始念私塾,六年间熟读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及四书五经等文化典籍。

  在宋涛结束暑假返校的路上,“七七事变”爆发。那时候他还是安庆圣保罗中学的高二学生,接着日军开始轰炸南京、安庆,学校被迫停课。宋涛参加了安徽的战地服务团,前往各地宣传抗日救亡,不久后加入新四军,改名“宋涛”。

  1939年春,宋涛进入陕北联合公学学习。陕北公学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,这就开始了宋涛与中国人民大学之间的缘分。

  这年7月,陕北公学、延安鲁艺、延安工人学校、安吴堡战时青年训练班四校联合组成华北联合大学,并根据抗战需要迁往晋察冀边区,宋涛他们坐上民工船渡过黄河,经过跋涉终于在河北省阜平县安顿下来。“11月7日,华北联大正在打麦场上举行开学典礼,敌人发起了对边区的大扫荡。”宋涛回忆。迎接敌人扫荡时正值初冬,不久开始下起了雪,“我们当时穿着草鞋和薄裤子。整整一个冬天,在冰天雪地里赤着脚,在山区与敌人周旋,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。”

  1949年4月,宋涛随华北联大进驻北平,中央随即决定成立中国人民大学。宋涛作为校党委成员,跟吴玉章、成仿吾、胡锡奎、聂真等常委一起对选校址、怎么办校、院校设置、课程设置等进行讨论。一年后人大设立经济系,任命宋涛为系主任。这一年,宋涛36岁。

  建国以后

  从三级教授到“走资派”

  1950年7月,宋涛改任直属人大校部的政治经济学教研室主任并在那里带研究生,那一届研究生除一部分青年学生和干部,还有从其他大学来的经济学教师,如复旦大学的蒋学模、北京大学的张友仁等共20多人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资深教授卫兴华说,宋涛要研究生读《资本论》并做笔记,当时他经常对学生和教师讲,“要做经济学的梅兰芳”,希望经济学界能出顶尖人才。

  当时实行供给制,宋涛的待遇不错。卫兴华回忆,在华北联大时宋涛就可以骑马,而当时吴玉章也只有乘坐马车的待遇,从华北联大进京时宋涛都可以吃三十块钱的小灶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宋涛还有勤务员负责给他扫房子送水,甚至打饭。1956年,宋涛成为三级教授,“工资是240块,是我的两倍”。

  不过,宋涛的性格影响了他的人生。当时,西方经济学被称为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而受到排斥,而在1957年反右高潮期间,宋涛则将从美国归来的吴大琨和高鸿业聘到人大经济系任教,还让高鸿业给老师讲授西方经济学。卫兴华解释称,宋涛认为,从事经济学教学与研究的学者不能不懂西方经济学。

  对当时“大跃进”和“人民公社运动”提出的质疑更是为他后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命运埋下了伏笔。曾为“大跃进运动”鼓舞的宋涛为了亲自调查了解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情况,1958年来到河北安国县挂职担任县委副书记。

  “大跃进”

  从反对大炼钢到被批斗

  在安国,他亲眼看到农村主要劳动力去大炼钢铁,成片的棉花和白薯扔在地里无人收获,土法炼出的钢铁不过是一些铁渣铁块,根本无法使用。特别是一些基层干部不懂科学和生产技术,出现了高指标、瞎指挥和“共产风”。

  他认为这违背了客观经济规律,不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。宋涛说,“这不是炼钢,是破坏正常生活”,“安国农业产量和生产指标有很大的虚报和浮夸”,“这样搞下去,国民经济是会破坏的”。

  宋涛给周恩来总理和河北省委书记写信,说明大炼钢铁和“浮夸风”的种种弊端。当时人大副校长李培之陪着宋涛进中南海当面把信交给了周恩来。1958年12月24日,周恩来在安国视察,专门找到宋涛了解情况。

  在当时的大背景下,宋涛随即被扣上了“反对人民公社”、“反对大跃进”的帽子,正在东北考察的他被学校紧急调回批斗,被批为“修正主义”。随后,宋涛的教学、科研、工资都停了,人被关到学校的一个地下室里。

  卫兴华说,文革一开始,学校贴出的第一张大字报就是“宋涛是什么人”的大字报,要把宋涛当做“三反分子”、“走资派”。“按照五一六的通知,他是人大被打倒的第一个人。”随即,他被扣上“反对毛泽东思想”、“反对社会主义”、“资产阶级学术权威”、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等罪名。1969年,人大被解散,宋涛下放到江西余江县五七干校接受改造。

  跟他一起被下放的卫兴华说,那时候宋涛白天干活,晚上挨斗,但他“始终不低头”,直到1972年组织上作出“没问题,清白”的结论,这年12月,他作为最后一批改造和审查对象回到北京。当时人大尚未复校,宋涛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工作。

  人大复校

  从系主任到首届博导

  1978年人大复校之后,宋涛从北师大回到人大,继续担任人大经济系主任。宋涛并没有因为自己恢复了工作而去追究历史。卫兴华说,“他胸怀坦荡,对曾经反对他的同志以恩抱怨”。宋涛跟人大校报记者讲,对于批斗过他的人,仍能和睦相处,“这不是他们的错。”

  1981年,宋涛成为第一批博导,开始指导博士研究生,1983年卸任人大经济系主任。

  但他仍在参加各种社会活动,并努力抽出更多的时间进行理论研究和写作。他主编的《政治经济学教程》一书,从1984年起已出版8版,印数上百万册。

  1985年,教育部高教司组织“全国高校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研讨会”,宋涛任召集人。人大经济学院一副教授称,担任召集人的宋涛出差比很多年轻老师都勤。

  1986年到2006年,召开了19次审稿会和研讨会,宋涛每次都参加,“宋老师从未缺席,且每次参加研讨会都提交论文。研讨会期间,无论大会还是小组会他都始终参加,不迟到不早退。”担任秘书长的卫兴华回忆。

  宋涛的学生、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杨国亮曾于1991年担任过他的助手。杨国亮说,当时宋涛几乎天天工作,“我们住在同一个筒子楼里,我晚上休息时他屋里的灯还亮着,第二天他比我起得还早。”

  教书育人

  要求严格但“不是学霸”

  宋涛对学生要求严格。

  中央党校经济学部的王东京1988年考入人大,跟着宋涛攻读博士学位。王东京回忆,宋涛曾跟他说,你理论功底还很差,得多读书。并给了王东京一份书单,让王东京读完一本就去找他,“这些书与我的研究兴趣相去甚远,怎么办?问师兄,师兄说,你把内容提要与目录背下来就行了。”

  王东京于是如法炮制,第二周去与宋老谈书,果然顺利过关。就这样过了两个月。一天下午,宋涛再次找王东京谈书时,王东京仍先说提要再讲篇章结构,“不料宋老这次却让我把第三章展开谈,我没看哪会说得出?露了马脚,宋老大发雷霆。”

  其实,那些日子王东京每天也在读书,且写了笔记。他便通过副导师把读书笔记转给宋涛,宋涛看后让秘书把王东京找去说,“那天批评你是我错了,我不了解情况,但你应该把实情告诉我。”王东京解释称,导师开的书目自己不敢说不读。结果宋涛称,“学术上平等,你认为不重要当然可以说;不仅可以说,以后我们在学术上有不同的观点你也可以说,我不是学霸。”

  生活俭朴

  老战士“从不搞特殊化”

  人大校长纪宝成介绍,自己当校长十年间,宋涛作为延安时期的革命老战士,从来没有因为个人问题和家庭问题提出过要求,“宋老生活非常俭朴,衣服就是那几件衣服,家具也就是那几件家具”。

  王东京记得,宋涛的女儿在北京一家高校任教,评职称时几个师兄弟劝宋老师私下打个招呼,被宋老严词拒绝。

  宋涛有个外甥女在芜湖退休,按当地规定可由她儿子顶岗,但需经过领导同意。外甥女找到宋涛,宋涛却不肯出面,“我得知后便给芜湖市市长打了电话,结果宋老大发其火,说我作为一个党校教员不该为他办私事。多年以后他还总拿这事提醒我。”王东京回忆。

  宋涛的学生、人大组织部长高德步在经济学院任党委书记时,曾劝说宋涛,这么大年纪了不要自己提开水了,“但他说这是搞特殊化,非要自己到开水房打水,直到一年冬天摔了一跤,才有人专门往他办公室送水。”

  高德步称,宋涛指导的本科生、专修生、研究生和博士生数以万计,可谓桃李满天下,其中很多人已成为著名专家、学者、教授和我国党政部门的高级领导人。

  纪宝成前年去探望宋涛时,宋涛还说身体好了之后要回到学校,回到课堂,“他说离开了学生,就感到生命没有价值了。”

  谢平借用“教授定价”的概念评价说,教育定价不是一次定价,而是受教育者一生不断给教育定价的过程。作为宋涛的学生,他说,学生们要对给宋老师追加价格。

  -亲友寄语

  几十年来,宋涛老师一直坚持不唯上、不媚俗、不追风的处世和治学态度。在理论研究中,对来自上面的理论观点,能够做到头脑清醒、科学辨别。对于有质疑或有问题的观点,则不随波逐流、不追风。

  ———人大经济学院教授卫兴华

  他没有像某些退休的官员,靠当顾问、会长、参事、委员等闲职,每月领取报酬;没有像某些“学者”,靠讲座、靠咨询、靠“办学”赚钱。他的社会兼职几乎都是义务的,这使他声名赫赫却家境平平,日夜操劳却囊中羞涩。 ———李功耀

  《唐多令·悼念宋涛老师》

  烽火映神州,卫国战洫沟。

  信仰真、直到白头。

  变幻风云遮望眼,七十载,未逐流。

  钟爱教学楼,痴心后辈谋。

  盼复兴、每事担忧。

  满目桃李当自慰,尊泰斗,胜封侯。

  ———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贺耀敏

来源:中国网  作者:郭少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辑:钱晶
网站介绍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中安K币
中国安徽在线网站(中安在线)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