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您当前的位置 : 亳州 >> 亳州新闻 >> 亳州人文

走进亳州俗语里的旧时光

2017年10月20日 09:12  来源:亳州晚报

  《道乡说道》第二十五期现场

  “大家经常吃美味佳肴,今天,我给大家弄点土菜尝尝,上一道‘亳州俗语’。”10月18日晚,《道乡说道》论坛第二十五期如期开讲,主讲嘉宾佘树民幽默风趣的开场白,瞬间将听众的胃口吊了起来。

  佘树民擅长挖掘整理本土文化,出版过《亳州老街盛景图》、《亳州风土民情》等书籍,共搜集了1000多条亳州本地俗语。

  当晚,佘树民先为大家介绍了亳州俗语的形成、归类,以及亳州俗语常用的修辞手法、来源等。他说,亳州俗语是亳州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是人民群众在生产生活中创造的生动鲜活的口头语。加之亳州地理优越,水陆繁忙,商品经济发达,客商云集,吸收了各地的方言俗话,形成了以北方方言为基础的,具有浓郁的地方风味特质的亳州方言。亳州俗语,就是在亳州方言的基础上产生的。

  俗语,也称常言、俗话。广义来看,俗语还包括谚语、歇后语、惯用语和口头上常用的成语。狭义来看,俗语是具有自己特点的语类之一,不同于谚语、歇后语。佘树民搜集的亳州俗语有的出自地方志或其他书籍,60%以上则来源于自己搜肠刮肚的回忆。

  亳州俗语有不同的修辞手法,主要有比喻、比拟、借代、夸张、双关等。如:尅不尽的鱼,逮不尽的虾;精得跟六个眼的猴一样;竹筐子里磕麻虾,数不清头了;一把抓住,两头不露影;锅底下扒红芋,拣熟的拿等俗语,分别采用的就是如上修辞手法。

  最后,佘树民还与大家一同品鉴了他搜集的部分亳州俗语。这些俗语有些字面上一看就知是当地俗语,有的含有土语成分和语法关系,有的是形容人的长相、动作和神态的,有的是训斥、讽刺人的话,而有的则蕴含着生活中的大道理和处世哲学。如:亳州地邪,说个王八来个鳖;高高大大人前站,不会干活也好看;早生儿子早得济,早娶媳妇早生气;小孩娘,耳朵长等。

  佘树民最新出版的书叫《亳州风土民情》,但他发现有很多东西没有完全写进去,其中亳州俗语只简单提到几条。为了不留遗憾,他准备专门编本书说说亳州的俗语,而他目前搜集到的1000余条俗语,就是为了这本书而准备的。为何要这么做?佘树民说:“这些俗语描绘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记载了时代的变迁,几百年来,先人们一直用这些话在表达思想感情,抒发喜怒哀乐。而如今,年轻人会说俗语的越来越少,再不抓紧抢救整理,就遗失了!”

  (记者 郭玉岩 文/图)

编辑:胡先进

社会热点

游在亳州

谯城区五马镇:“桃”醉 采摘节

住在亳州

亳州市房产局出招 专治开发商任性
手机扫一扫